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東北浪婦04



? ? 俺從東北批來的土特産,質量好,價錢也便宜,銷路還不錯,沒倆星期就賣完了,俺算了算帳,刨了本錢和運費,賺了兩千六百多,俺又回了一趟東北,看看閨女和婆婆,順便批貨



? ? 那天剛從東北回到上海,晚上俺吃晚飯,忙著盤點貨物,就聽有人敲門。俺看看表,快十二點了,俺以爲是小莊,開門一看、卻是上次那個倩倩又來了,不過不是跟小莊來的,而是一個人。倩倩看見俺,就說:“大姐,能讓我在這里住一夜嗎?”俺心里可憐她,讓她進屋來。



? ? 倩倩今天神情呆呆的,有點像是霜打的茄子,全沒了精神。俺挪開沙發上的貨物,拉著倩倩坐下,忙問:“妹子,你今天你咋啦?”倩倩兩眼直直的,說:“我今天看見我媽了。”俺聽了,才想起她那個無恥的娘,真不知道該說什麽,但還是問:“她在哪?你跟她說話了沒有?”倩倩面無表情,說:“我媽她也做雞了。我沒認她,但是一直跟著她,她都快四十歲了,誰還看得上。她在舞廳廁所里給人口交,還讓男人往嘴里撒尿,弄一回才五十塊錢……”俺聽倩倩說著,心里發酸。倩倩也不看我,又說:“我當時看她倒黴,被人糟踐,心里不知爲什麽很痛快。后來,……也許是我瘋了,我竟然花了兩千塊,找了十個民工,把我媽騙到工棚里,讓他們輪奸我媽。……我看著那些民工禽獸一樣輪奸我媽,肏嘴、肏屄、肏屁眼,用電線抽她,用鉗子夾他的屄,用鑽頭捅她屁眼,我當時很解恨。”俺聽了很震驚,看著倩倩,忽的倩倩流出了眼淚,雖然沒哭,可是眼淚已經吧嗒吧嗒的滴在衣服上。



? ? 倩倩聲音越來越悲,又說:“我心里很解恨,可是其實痛的像刀扎一樣,真的很痛苦,我不想這樣對她。”說完,哇的一聲哭了,聲音淒慘,我這時才知道倩倩心里雖然恨自己的媽媽,可她更想和媽媽親近,和媽媽在一起。想想倩倩從小沒人疼沒人愛,十六歲就叫男人糟蹋了,俺也跟著心痛,抱著倩倩一起哭了。



? ? 俺倆人大哭一場,才平靜下來。我問倩倩:“你想認你媽嘛?”倩倩把臉貼在俺胸脯上,摟著俺的腰,好像把俺當成媽媽一樣,說:“我也不知道?不知道、認了她以后會怎麽樣。我怕她再抛棄我、出賣我。我看著她從工棚里離開,沒再跟著她,好大的城市我孤單單的一個人,也不知道該往哪去,就想起大姐來了。



? ? 大姐,我想睡覺。”俺也是當媽的人,知道她現在最需要關心,輕輕扶她上床躺下,給她脫了衣服和鞋,俺也脫了衣服,摟著她,倆人一起睡了。



? ? 轉天早晨,倩倩的精神好多了,俺倆躺著沒起,她挎著俺的胳膊,看著空蕩蕩的屋頂,慢慢的說:“大姐,你知道嗎?從我離開家出來做雞,已經二百七十四天了,可昨晚還是我第一次沒有和男人睡的,不過睡的很香,真安心呢,比什麽都舒服!”她笑了笑,又說:“大姐,你知道嗎?我的同學們都高中畢業了,有的上了大學,有的開始工作,有的在談戀愛。我呢?高三都沒上完,一個人流落在社會上,沒學曆沒本事,只能靠身子賺錢。……剛離家的時候、什麽都不懂,男人給點錢,我就叫他搞,那些臭男人看我年輕,高興起來就往死里肏我。有時候弄完了,屄腫的一碰就疼。”俺聽著倩倩平靜的話,只是心疼,也沒打斷她。倩倩還是如自言自語的說:“大姐,你知道嗎?我跟多少男人睡過?……四百三十五個!有老有少,有南有北,香港人、台灣人,韓國人、日本人、德國人、法國人,還有一個美國黑人。



有時候不是接一個人,兩個、三個,最多一次、同時接了五個日本人。大姐,你說這還是十八歲女孩子的生活嗎?”我無法回答,倩倩的經曆,讓俺又想起了和二驢子在一起的日子,也悲傷起來。俺不知該說什麽,也愣愣的看著房頂,把自己的經曆說給倩倩聽。俺爲了養家、咋叫二驢子糟踐,自己做生意了,又咋靠身子拉關系。



? ? 俺倆人起來已經中午了,一上午的交心長唠,俺們更親了,俺就像多了個妹妹,也像多了個閨女。倩倩又有了明快的笑容,俺看了很高興,中午飯是俺請的,倆人逛了一下午商業街。晚上,倩倩請俺吃晚飯,還硬拉著俺去酒吧。倩倩給俺倆、一人點了一杯酒,俺沒來過酒吧,看那酒分了好幾層顔色,倩倩說:“這叫雞尾酒。”俺看果然像家里大公雞的尾巴,嘗了嘗,一種顔色一個味,俺覺得挺新鮮挺有意思的。



? ? 俺倆在酒吧待到九點鍾,回家的路上,倩倩調皮的把剛才雞尾酒的價錢告訴俺,梅嚇俺一跳,心響:兩杯酒八百多塊,俺的娘,黑店吃人不吐骨頭啊!倩倩看著俺吃驚的表情,拉著俺,咯咯笑得前仰后合,說:“不算什麽,到哪里都是這個價,反正錢是王八蛋,沒了咱再賺!八百多塊,兩腿一匹,就回來了。”俺聽著年紀輕輕的倩倩說出這樣放蕩的話來,不知咋地又想起老家的閨女來,一比較,越發覺得倩倩可憐了。



? ? 晚上到家,倩倩說:“大姐,今天我還和你睡,行嗎?俺說:咋不行,來吧。”俺把門鎖好,窗簾拉上,被窩鋪開,讓倩倩先洗了洗,俺也洗了洗,只穿著內褲鑽進被窩,倩倩卻把衣服都脫光了,鑽進俺懷里,摸著俺的大奶子,倆人聊天。



? ? 俺兩個都女人,說來說去,還是圍著男人轉。



? ? 倩倩講她接過的客人,俺也給她講當初二驢子怎麽折騰俺。越說越來盡,倩倩輕聲說:“大姐,我唑唑你的奶頭行嗎?”俺點點頭,倩倩高性的把俺的奶頭叼在嘴里唑舔。俺一手摟著她,一手摸著她的屄,屄毛稀稀疏疏的,被俺一摸,馬上就流出了淫水,俺輕笑著說:“妹子,你的屄可真是個水蜜桃呀。”倩倩也把她的手放到俺的屄上,她的小手很靈巧,弄的俺飄飄糊糊的,一會俺就流出了淫水來。倩倩把沾著俺淫水的手指放進自己嘴里舔,說:“你看,大姐。你才是水蜜桃呢。”俺笑著說:“你這孩子,比俺還浪,挖出來就吃,也不嫌髒。”倩倩說:“我和大姐好,嫌什麽髒,我還吃著甜呢。”俺輕輕的打了一下倩倩的屁股,說:“死孩子,越說你越浪起來了。來。俺也嘗嘗甜不甜。”也沾了倩倩的淫水,放在自己的嘴里舔。倩倩撲上來和俺親嘴,倆人在床上左滾右翻,親嘴摸屄。



? ? 弄了一通,俺倆又互相摸屁眼,倩倩脫了俺的內褲,問:“大姐,你喜歡肏屄嗎?”俺一笑,說:“傻閨女,哪有女人不喜歡肏屄的。”倩倩又問:“肏屁眼呢?”俺說:“開始時那二驢子跟強奸俺一樣,肏的俺屁眼子賊辣辣疼,都肏出血了。不過現在肏熟了,不肏都不行了。”倩倩笑了笑,接著問:“莊老板的雞巴那麽大,他肏你屁眼、是干肏還是濕肏?那大雞巴肏著你疼嗎?”俺說:“屁眼又不是屄,哪出的來淫水,干肏還有不疼的。不過要是用唾沫潤潤,或者肏完屄再肏屁眼,就爽了。”倩倩說:“我上回叫莊老板肏得腸子疼了兩天,解手都困難,要不是爲了錢,我可不讓他肏,那大雞巴整根肏進去真難受。”俺笑著說:“俺看你那樣浪叫,還以爲真浪起來了。”倩倩也笑著說:“我那是職業習慣,不叫床,誰給錢呀!”我說:“你受不了,別叫他肏不就完了。”倩倩又說:“大姐,你不知道,現在上海的妓女遍地都是,好多還是大學生呢,像我這模樣身材的睡一晚上也就三四百塊。可我卻賣一千塊,爲什麽?不就是我年輕,能叫男人肏嘴、肏屄、肏屁眼嘛。”俺心疼的說:“傻閨女,年紀輕輕的就爲點錢,干啥這麽糟踐自己?”倩倩說:“外地雞賺了錢就回家,照樣嫁人。女大學生找別的工作也容易,我什麽也沒有,就想多賺點錢。你沒見過年紀大了還在賣的雞,日子真不好過。”俺就想起二驢子玩過的天津老雞,問:“俺聽說有五十歲還賣的。”倩倩說:“有啊。”俺說:“是天津來的嗎?”倩倩一笑,說:“大姐也知道啊!有,你說奶子特別大的那個?”俺說:“對!就是那個。”倩倩說:“她姓包,真名不知道,都叫他“天津包”,又賤又浪,只要給錢什麽都肯做,玩性虐待都行。俺問:“啥叫性虐待?”倩倩咯咯一笑,說:“性虐待是外國人興起來的,他們叫愛死愛母(SM)。就是男人變著法子糟蹋女人身子,非常狠。”俺說:“哪個男人上了床不跟野獸一樣,恨不得把女人撕扒吃了。”倩倩說:“那不一樣。一般男人不過是肏的狠,最多用自慰棒助興罷了。玩性虐待可不一樣。有個日本客人跟我肏完了、讓我看過他們國家拍的錄像帶,真恐怖,把女人用麻繩捆成肉粽子吊起來、用皮鞭抽,用蠟燭烤、燙,用大針筒往屁眼里灌水,針頭扎奶子,竹夾子夾奶頭,還把手臂伸進女人的屄里、屁眼里、當大雞巴一樣肏。”俺聽的心驚肉跳,連忙叫:“別說了、俺聽著渾身都冰涼了。”倩倩說:“我當時也怕的要命,沒見過這麽玩的。那日本客人還問我能不能跟他這樣玩一回,說給我一萬塊,我嚇壞了,都沒敢跟他過夜,要了五百就跑了。”俺說:“肏他娘的!玩這個的男人都是神經病!跟上刑一樣,還不把人玩殘廢了。”倩倩一笑,說:“市場嗎,有人買、就有人賣。女人年紀大了還出來做雞,不上點這樣的花活,誰要啊!”又說:“就說那個天津包,聽說她的屄、能塞進啤酒瓶子,屁眼都被人干脫肛了。”俺倆又親嘴,俺摳進倩倩緊緊的屁眼里,問:“屁眼叫人開苞、有啥感覺?”倩倩呃了一聲,說:“還好,買我屁眼的是個法國人,一家大超市的總經理,他肏我屁眼前、先用大針筒往我腸子里灌水,說這叫灌腸,肏著干淨。然后用進口潤滑油給俺按摩屁眼,用手指慢慢潤滑里面。先一根手指,等我不緊張了,再加一根,最后是三根手指。”倩倩說著,用手比劃出當時的手勢。俺笑著說:“都說法國人是啥浪漫,敢情是發浪太慢,弄屁眼還這麽講究。”倩倩笑笑,說:“是吖!等我適應了,他才開始肏我的屁眼,光前面的準備時間,足用了三個小時。不過幸好他這樣弄,我心里才不害怕了,而且潤滑油灌了很多,大雞巴肏進去,我屁眼里雖然不舒服,可沒覺得疼,肏起來特別滑溜,啪嗞啪嗞的,我感覺還挺好玩。”又說:“不過后來接別的男人可就不這樣了,尤其是咱們中國男人,可不講究了,能帶個套子肏都是好的,大部分上來就肏,真疼,才討厭人呢。”俺聽的來勁了,又摳了摳倩倩的屁眼,說:“妹子,你趴在床上,把屁股撅著,大姐給你舔屁眼子。”倩倩忙說:“大姐,那多髒呀,別了。還是我給你舔吧。”俺說:“妹子,你跟俺外道啥,快來!俺都不嫌,你怕啥。來吧。”俺讓倩倩趴床上,把她的屁股蛋子分開,看到一個深紅色的小屁眼,還在一張一合的。



? ? 俺跪在她后面,低下頭,把舌頭尖沖著小屁眼一點,小屁眼馬上就縮了一下,俺覺得好玩,把臉貼在倩倩的屁股上,嘴對著屁眼狠狠的吸,狠狠的舔,弄的倩倩浪浪的,扭著屁股,說:“大姐,真爽!爽死了!”俺一會舔屁眼、一會舔屄,弄的倩倩來了勁,一翻身把俺壓在床上,她騎在俺臉上,屁股不停的動,弄的俺嘴都忙活不過來了。倩倩說:“大姐,咱玩個花活好嗎?”俺在下面哼了哼,倩倩把俺的橡膠棒拿出來,一頭讓俺用嘴叼住了,立著棒子,完了,倩倩象拉屎一樣蹲下來,將橡膠棒另一頭插進自己屁眼里,雙手抓著俺的大腿,把屁股上上下下的套動。俺在下面用嘴叼著橡膠棒,看著倩倩的屁股一會上一會下,小屁眼緊緊套著橡膠棒,屄里還流出了淫水,黏糊糊的順著橡膠棒流到俺嘴里。



? ? 倩倩也沒閑著,一邊動,一邊用手摳俺的騷屄,完了,把俺的淫水嗦了著吃,也來勁的哼哼著。俺們玩了一會,倩倩浪出陰精,噴的俺大奶子上都是。倩倩翻身躺在床上,對俺說:“大姐,我也給你舔屁眼吧。”俺說:“你都噴精了,不用歇會嗎?”倩倩笑著說:“你就來吧,我能干著呢。”俺高興的趴在床上,把肥肥大大的屁股往后撅著,倩倩跪在俺身后,把俺的屁股蛋子分開,露出俺的屁眼,倩倩伸出軟軟的舌頭尖、在俺屁眼上舔了一下,俺挺舒服,完了,倩倩把小舌頭使勁往俺屁眼里擠,弄的俺癢癢的直叫,倩倩舔著俺屁眼,下面用手弄俺的騷屄,俺舒服死了,浪浪的叫:“妹子,你可真會玩,俺都受不了了。哦啊!”倩倩把小嘴貼在俺屁股蛋上,對準俺的屁眼唑的陣陣有聲、舔的陣陣帶響,玩了一會,倩倩把橡膠棒拿起來,對準俺的屁眼插了進去,她也不跟俺商量商量,一尺來長的橡膠棒、整個插進俺屁眼里,俺都叫不出聲來了。倩倩用手攥緊橡膠棒從俺的屁眼里拔出來,然后又插進去,弄的俺都快浪死了。俺說:“哎呀!妹子,你插死俺了!俺服了!”倩倩說:“大姐真厲害,屁眼真深,我都插不進這麽長。”說著,倩倩把橡膠棒拔出來,沖著俺屁眼吐了口唾沫,又把橡膠棒插進來,這樣玩起來就有聲了,跟肏屄一樣,撲滋撲滋的很好聽,俺覺得屁眼里滑溜溜的,橡膠棒插進插出,爽的俺直翻白眼。俺還玩笑:“好嫖客、真會肏,大雞巴操俺呀,俺的浪屁眼子就欠肏。”倩倩聽完俺的浪話,又使勁弄了俺幾下,也裝成嫖客的樣子,拍著俺的屁股蛋子,說:“臭屁眼!浪屁眼!看老子插死你!



? ? 肏死你!”又問:“老子的大雞巴大吧?粗吧?”俺呵呵笑著說:“大,真大真粗,大雞巴嫖客,肏俺這老婊子。”說完,俺倆都哈哈笑了。



? ? 俺們玩了一會,倩倩把橡膠棒拔出來,完了,趴在炕頭,扒開屁眼,讓俺給她弄弄,俺高興的往倩倩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沫,騎在倩倩的身上、給她通屁眼,也裝成嫖客的樣子說淫話,倩倩也裝婊子讓俺插。俺們倆都覺得這樣很好玩。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